本報特約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本報特約-產業追蹤-陸新興產業將靠科技創新實現-彎道超車-015500128.html

中國大陸科技界的歷史性時刻已經到來。日前,大陸全國科技創新大會、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、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同步召開。“三會合一”再度造就了一個歷史時刻,也對外吹響了科技強國的新號角。大陸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,喊出“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而奮鬥”有力號召的同時,進一步闡明了科技實力、創新發展對中國大陸進步的深刻意義。 “三會合一”的兩大亮點 改革開放以來,大陸主要有四次大會是關於科學技術的。1978年,大陸黨中央、國務院召開全國科學大會,鄧小平同志在大會上作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重要論斷,大陸迎來“科學的春天”。1995年,大陸黨中央、國務院召開全國科學技術大會,提出大力實施科教興國戰略。2006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再次召開全國科學技術大會,部署實施《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(2006—2020年)》。2012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召開全國科技創新大會,號召大陸科技界奮力創新、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有力科技支撐。 “此次‘三會合一’凸顯本屆大陸中央領導對科技創新的重視程度,把科技創新放在了更加重要的戰略位置。十八大報告指出,科技創新是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綜合國力的戰略支撐,必須擺在國家發展全域的核心位置。而這次‘三會合一’把科技創新提升到更加重要的戰略位置,則更上一層樓。”科技部戰略研究院科技投資研究所所長郭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。 當前,大陸經濟正處於新常態中,再一次走到了關鍵時點:經濟下行壓力較大,產能過剩。長期以來主要依靠資源、資本、勞動力等要素投入支撐經濟增長和規模擴張的方式已不可持續,大陸發展正面臨著動力轉換、方式轉變、結構調整的繁重任務。 在郭戎看來,當債務協商前,大陸低成本資源和要素投入形成的驅動力明顯減弱,需要依靠更多更好的科技創新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。因此,這次“三會合一”可媲美1978年“科學的春天”。 郭戎認為,此次“三會合一”有兩大亮點:第一,此次信用貸款“三會合一”面向未來,對“兩個一百年”的宏偉目標作出了重大戰略部署。黨中央、國務院近日印發的《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》為大陸指出了“三步走”的創新發展目標:第一步,到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;第二步,到2030年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;第三步,到2050年建成世界科技創新強國,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。 第二,此次“三會合一”是面向現實的發展需要。當前,大陸供給側改革已經進入關鍵階段、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也已進入關鍵時期,在這種情況下需要依靠更多更好的科技創新實現經濟社會協調發展,從而為供給側改革和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保駕護航。 大陸科技創新處於“三跑並存”階段 經過改革開放30多年的努力,大陸經濟總量已經位居世界第二位。同時,大陸經濟發展不少領域大而不強、大而不優。例如,材料是製造業的基礎,目前大陸在先進高端材料研發和生產方面差距甚大,關鍵高端材料遠未實現自主供給。另外,大陸很多重要專利藥物市場絕大多數被國外公司佔據,高端醫療裝備主要依賴進口,這也是成為看病貴的主要原因之一。 “當前大陸科技整體發展很不平衡,科技實力和水準邁進‘三跑並存’階段。在有些領域,大陸是‘跟跑者’。但是,在一些科技領域已躋身世界前列,某些領域正由‘跟跑者’變為‘並跑者’,甚至是‘領跑者’。”郭戎認為,當前大陸有一批很有影響力的企業,在電子商務、通信、高鐵等領域正在充當行業“領跑者”。 “大陸可以實現‘彎道超車’,在新興產業、新興領域尤其如此。新興產業、新興領域,所有國家都處在同一起跑點,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,這相當於開闢了一個新的賽場,這樣,新興國家的‘包袱’就要輕一些,從而能夠打破壁壘和路徑依賴。所以說,對有準備的國家、企業來說,每一次科技革命、產業革命,都是抓住機會、實現彎道超車、後來居上的重要機遇,這是國際上的共識。”郭戎表示。 在郭戎看來,“三跑並存”在一定時期內將會一直存在。未來,科技本身發展帶來一些挑戰,新的發展路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,不光我們重視,其他國家也很重視,不光發達國家,新興經濟體更是如此。 當前,無論發達經濟體還是發展中經濟體,都迫切希望通過創新確保自身在未來的競爭中贏得一席之地。郭戎表示,未來國家間競爭會更加激烈。要牢牢把握住發展大潮與走勢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,機會稍縱即逝,抓住了就是機遇,抓不住就是挑戰。我們必須增強憂患意識,敏銳把握世界科技創新發展趨勢,緊緊抓住和用好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機遇,不能等待、不能觀望、不能懈怠。 大陸仍處於產業鏈的中下端主要有兩點原因 雖然大陸在科技創新方面取得了一系列舉世矚目的科技成就,有力地推進了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,然而,與發達國家相比,大陸在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方面還存在著明顯差距,科技創新上的競爭力還不是很強。 郭戎認為,從現實來看,大陸仍處於產業鏈的中下端,主要基於以下兩點原因。 第一是時間因素。大陸產業的發展時間遠少於發達國家。任何質變都離不開量變,厚積才能薄發。但是,我們要看到,數十年如一日的創新積累,正讓我們加速前進。 第二是創新體制還不完善。大陸的創新體系建設從2006年才開始明確提出,要求在不同主體之間有效浮動,著實發揮創新主體的能動性,在這方面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,如人才的使用和激勵、一些制度性保障等都有待改善。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本次大會上所說的:以科技創新助力發展全域,歸根結底要靠改革。現有的科技成果產權制度、收益分配制度和轉化機制相對滯後,科研專案管理機制、評價機制等仍顯僵化,需通過進一步深化改革,破除束縛創新的桎梏,在全社會推動形成講科學、愛科學、學科學、用科學的良好氛圍,最大限度解放和激發科技作為第一生產力所蘊藏的巨大潛能,把國家和民族未來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 “所有這些都有賴於各項改革的持續推進,大陸十八屆三中全會吹響了全面改革的號角,唯有改革才能為科技創新保駕護航。”郭戎說。(大陸國研網專供,作者:呂紅星) 【中央網路報】



內容來企業貸款自YAHOO新聞


56425CECBD1C47B8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青年貸款

r75xb31p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